『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工業技術研究院

:::

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

336期2019年12月號

出版日期:2019/12/15

正方形 Icon 觀念探索 Trend

飢餓節食法 大解密

撰文/派歐利(Adam Piore) 攝影/彼得森(Bruce Peterson) 翻譯/連育德

本刊取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Technology Review期刊圖文授權
本刊取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Technology Review期刊圖文授權

仿斷食飲食法(Fast-Mimicking Diet)進行到第四天,也就是過了一半的時間,有位家長拿著甜甜圈到我女兒的壘球賽,害我的心情跌到谷底。隊上的小女生和其他教練圍著享用甜甜圈,我只能站在一旁,拿起特製水瓶,苦情地喝著「專利特調」營養素。

那天早餐,我吃了一條餅乾大小的堅果棒,還有幾顆維他命,午餐只有5顆西班牙塞維爾(Seville)生產的橄欖。

老實說,我開始討厭起朗戈(Valter Longo)這個人了,都怪他發明為期5天、要價250美元的普羅朗(Prolon)飲食法。朗戈是一名義大利裔的生物化學家,任職於南加州大學的長壽研究所(Longevity Institute),我前幾天去他的辦公室訪談時,他人還很不錯,我們談到這套飲食法背後的原理,對身體健康與壽命又有什麼好處。他很有耐心地解釋說,這套飲食法會暫時把我的身體轉換到飢餓狀態,帶動細胞消耗累積多年的細胞垃圾,再釋放出恢復再生能力。能夠擺脫身體垃圾,在那時聽起來正符合我的需要,可是我現在卻怪他害我這麼悽慘。我想吃甜甜圈!

普羅朗「飲食懶人包」那天送到我家,包裝是一個白色紙箱,只比鞋盒大一點點。打開盒子,我找到一張列出菜單的飲食規劃卡;一個空的大水瓶,上面印著「普羅朗」3個字;還有5個小紙盒,寫著個別的天數。第一天是所謂的高熱量「過渡日」,我打開紙盒一看,有又驚又喜的感覺,食物看起來不糟,吃得到這套飲食法的許多亮點食物,像是一小包羽衣甘藍餅乾、番茄湯即食包、海藻油補給品、一包橄欖、花草茶,而且竟然給了兩條堅果棒(只是小得可憐)。

但打開第二天的盒子時,我稍微有概念了。其中一條迷你堅果棒不見了,換成以甘油為基礎的「能量」飲料,須按照指示加水,並建議當天可隨時飲用。另外還有更多花草茶,包括洛神花、薄荷和檸檬口味(偏偏本人根本不喜歡喝花草茶),幾包湯品即食包,還有兩小包橄欖。其他的東西呢?

我上YouTube查看東西是不是寄錯了,只見影片中精瘦年輕的營養師,語氣不帶諷刺地說:「我們提供了不少食物,熱量比800卡路里多一點,」他解釋說,普羅朗的目標是欺騙身體,讓它誤以為你正在斷食,「壓制所有生物途徑,彷彿在全面斷食一樣。」

「到了第三天,你的身體會啟動所有好處,接下來幾天進行優化、再生、活化身體機能的過程,」他精神奕奕地補充說:「第四天就能真正感受到好處。」

生物圈2號的教訓

專家稱,斷食挨餓的同時繼續攝取重要營養素,有助於延長壽命,名為「熱量限制」(Caloric Restriction)的這項概念並非新產物,而是唯一經證實能夠讓許多生物延長壽命的方式,小至蠕蟲、囓齒動物,大到靈長類動物都是如此。早在近30年前,這門激進飲食法已經引起生物學家的興趣,朗戈當時才剛起步。

這個領域的代表人物非沃福德(Roy Walford)莫屬。充滿傳奇色彩的他,當年已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證實,只要大幅限制老鼠的熱量攝取,就能將老鼠的壽命增加1倍。他也出版了好幾本相關議題的暢銷書籍,包括《120歲飲食》(The 120 Year Diet;暫譯)與《120歲飲食之後》(Beyond the 120 Year Diet),自己在過世前30年也嚴格奉行此法,每天只吃1,600卡,相較於美國衛生部的建議,活動量大的中年男性應攝取2,800卡。他在那幾10年的體重大多維持在130磅(59公斤),遠低於身高5呎9吋(175公分)應有的平均體重。

1992年,朗戈來到沃福德的實驗室進行博士研究,但沃福德已經請假,因為他在幾個月前已前往亞利桑那沙漠,加入其他7名「組員」的行列,住進稱為「生物圈2號」(Biosphere 2)、占地3英畝(1.2公頃)的密閉圓頂屋。這個為期2年的公共生活實驗,號稱要測試如何打造與應用未來住家,希望有朝一日能在移民外太空時派上用場。1991年,組員進入生物圈不久後,便發現種養食物的速度不如先前預期。身為團隊醫生的沃福德,於是說服大家大量限制熱量攝取,但這項決定引起全球媒體關注,因為他們在1993年走出生物圈時,每個人又憔悴又病容滿面。

2004年,沃福德死於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亦即運動神經元疾病,又稱「葛雷克氏症」(Lou Gehrig's Disease),得年79歲。朗戈說,許多人認為沃福德會得病,可能是因為在生物圈2年極端限制熱量攝取的結果。朗戈嚴肅看待這樣的理論。

「我們不知道那是不是原因,」他說:「但他走出生物圈的時候,我人在現場,他跟其他人看起來都病了。這可能是他付出的代價吧。這跟運動神經元疾病有什麼關聯,我們無從得知,但有可能是他的神經元無法長年應付極端情況。或許還有其他因素的影響。」

這項實驗的教訓很清楚:限制熱量攝取雖然可以延年益壽,但長期執行卻可能衍生出問題,而且對大部分人而言可能不實際。

體內大掃除

朗戈當時對飲食與長壽的關聯興致缺缺,倒是認為極端熱量限制的副產物更有意思。朗戈發現,讓細菌和酵母挨餓時,它們的存活時間不但遠高於飽食的細菌與酵母,也會進入保護狀態,似乎能抵擋環境壓力。讓一部分的酵母挨餓,一部分的酵母攝食葡萄糖,再將兩者暴露在雙氧水中,前者抵抗細胞損傷的能力是後者的60到100倍。

這樣的結果教人意外。因為挨餓而虛弱的細胞,不是應該更無法抵擋損害嗎?但接下來幾年,學界針對相關研究逐漸凝聚起共識,足以解釋朗戈與其他研究人員的發現──限制實驗室動物的熱量攝取,可以延長牠們的壽命。

在飽食的狀態下,人類與其他多細胞生物的細胞會花精力繁殖與再生,但如果食物短缺,這些功能會關閉,細胞將精力轉移到餵食和保護自己。跟打造新細胞相比,保護既有細胞所需要的精力少很多。

為了做到這點,身體會加速一連串的保護途徑。以朗戈的酵母與細菌(還有後來的實驗老鼠)為例,他與其他人員後來證實,生物體會製造能夠中和自由基的酵素──自由基是帶有一個不成對電子的分子,可能會損害其他細胞。生物體也會製造其他蛋白質與酵素,確保蛋白質不會摺疊(譯註:蛋白質折疊,是蛋白質獲得功能性結構的過程,透過此過程,才能發揮該蛋白質正確的生理功能。蛋白質折疊錯誤,已被發現是特定疾病的原因。)錯誤;而在每個細胞中,致力於修護自己DNA的細胞機制(Cellular Machinery)火力全開。

換成是老鼠或人類等更複雜的生物體,身體仍舊需要熱量,才能維持心臟跳動、大腦思考、肌肉收縮等等。為了攝取熱量,身體會進行稱為「自噬作用」(Autophagy)的過程,分解身體自己的細胞,回收小分子物質。但自噬過程並非隨機發生。

「通常一開始是吃摺疊錯誤或變性的蛋白質,」巴克老化研究所(Buck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Aging)所長暨執行長維頓(Eric Verdun)解釋說:「有點像體內大掃除。細胞會吃掉自己,但會先吃必須清掉的蛋白質。」身體因為不得不往體內攝取能量,只好尋找自己的細胞垃圾,吃掉再回收,過程中清除了造成細胞無法有效運作的垃圾。

讓癌細胞挨餓

朗戈覺得這個過程很神奇,接下來的20年投入相關研究,鎖定與自噬作用有關的基因與生物途徑。研究下來,他意外發現:許多與自噬作用有關的基因,同樣常見於癌症文獻。

在癌症領域中,這些基因稱為「原致癌基因」(Proto-Oncogene),如果發生突變,就會永遠開啟細胞的再生機制,造成細胞不受控制地分裂與增生,使得正常細胞轉化成癌細胞。

朗戈於是有了靈感。他以前已經證實,讓生物體挨餓,正常細胞會進入保護狀態。但癌細胞不是正常細胞。癌症有一個特徵是,癌細胞對於要壓抑它們成長的生化信號沒有反應。朗戈心想,如果讓老鼠進入挨餓狀態後,再進行化療,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如果正常細胞進入保護狀態,但癌細胞卻沒有,這樣藥物有可能殺死癌細胞,卻比較不會破壞正常組織。

朗戈將高劑量的艾黴素(Doxorubicin;一種化療藥物)施打在酵母,結果發現,正常酵母在挨餓的狀況下,對壓力的抵抗力增加1,000倍,反觀癌細胞對毒性藥物的衝擊完全無法檔。朗戈接著以老鼠為測試對象,讓一組老鼠接受化療前挨餓60個小時,結果很驚人,每一隻正常老鼠都死了,但每一隻挨餓的老鼠都活了下來。

朗戈找癌症臨床醫生合作時,沒想到卻遇到阻力。「我們以為理所當然,每個醫生都會願意合作,一定很簡單,」朗戈回憶道:「結果我們花了5年時間才找到18名患者。明明只是喝水斷食而已,完全不花錢,不吃東西只喝水,卻沒有人想做。因為每個人都覺得這是瞎扯一通。」

洩氣之餘,朗戈與研究團隊尋找替代方案,很快就想到更好的方法:或許可以研發一套飲食法,讓人體誤以為是在斷食,卻不必真的挨餓。朗戈知道,如果研發出沒有葡萄糖與部分主要氨基酸的低碳飲食(亦即避開大多數蛋白質與全部碳水化合物),身體還是會進入保護狀態。

為此,朗戈創辦了一家名為L-Nutra的公司。到了2014年,他的實驗室已研發出第一套原型。2015年,他發表研究結果,證實如果讓中年老鼠進行仿斷食飲食法,不但腫瘤數目少很多,而且能避免認知能力下降。這時,荷蘭萊登大學的研究人員終於找到足夠的志願者,證實喝水斷食有助於病患避免化療的衝擊。他們同意測試朗戈的飲食法,應用在125名接受類似化療療程的癌症患者。

朗戈說,目前正在進行中的臨床實驗超過40項,執行的機構眾多,但並非所有實驗都針對癌症,有的研究鎖定在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阿茲海默症與帕金森氏症。

成功的風險

朗戈從來沒有忘記他出身於沃福德的實驗室。他知道限制熱量的「效果顯著」,但也清楚軍事化節食會產生問題。身體無法像平常一樣迅速製造白血球,導致免疫力降低。再說,「很少人能夠堅持熱量限制的做法,」他說:「美國民眾大概千分之一做得到,對絕大多數的人行不通。」
然而,朗戈深信定期限制熱量攝取還是有好處,有些效果跟時時限制熱量一樣,所以值得嘗試,只要餓個幾天就好。

他決定把這套飲食法推向市場,除了希望幫助癌症病患以外,他也期許市場把它看成是促進健康老化的工具。「我心裡很清楚,必須把這個包裝成像是藥物的產品,」他說:「我在早期就發現一點,如果沒有產品,很難讓醫生和每一位醫療保健人員重視這種飲食法,更何況是落實。醫生習慣採用經過臨床實驗的療法,他們總不能說『跟你推薦這個飲食法,南加大有人用過』吧。」
於是乎有了2016年9月問世的普羅朗,也就是我嘗試的飲食法。「仿斷食飲食法」的相關研究目前仍舊有限,最為人稱道的是,2017年發表於《科學轉譯醫學》(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期刊的一篇研究報告。該研究以美國71名成人為對象,請他們連續5天進行普羅朗飲食法,1個月1次,連續3個月。結果顯示,這套飲食法不但沒有安全疑慮,還能成功降低體脂肪、血壓、類胰島素成長因子、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三酸甘油脂等數值,這些因素全跟老化與老年疾病有關。跟只喝水斷食相比,這套飲食法也更容易堅持下去。

儘管人體研究數據不多,但仍舊不減大家對普羅朗的熱誠,它在市場大受歡迎,已遠遠超過身為學者的朗戈所能預料。根據公司網站的說法,普羅朗能夠讓「身體進入保護與抗壓模式;移除受損的細胞與組織;透過細胞再生與回春的過程自我修護。」矽谷對它尤其買單。普羅朗販售於15個國家,已有逾15萬人試用過。

不過,朗戈倒沒有因此樂開懷,近幾年反而愈來愈擔心自己在科學界的聲譽,怕受到產品成功的牽累。2017年,市場出現一連串文章討論普羅朗,其中一篇說朗戈「聽起來像是賣蛇油的江湖郎中」,但文章內容對他的研究抱持正面態度。經過這些事後,朗戈宣布不再接受顧問費,公司股權也會捐給慈善機構。

「所有決策都掌握在執行長手上,」他說:「我的身分是教授……我是科學家,心在科學,要確保這套飲食法有效果。公司的心在不一樣的地方。一旦有了投資人和股東,就不同了。」他補充說:「我的責任是要公司發揮正面影響力,有時候會問他們能不能降價。我是在為來大學進行實驗的人爭取。我是公司的把關人。」

朗戈受到媒體負面報導,或遭到對手抨擊,說他的產品未經測試,但有這種遭遇的抗老化專家,不是只有他一人。其他科學家的因應方式各有不同。在愛因斯坦醫學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老化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Aging Research)擔任院長的巴茲萊(Nir Barzilai),成立一家名為CohBar的上市公司,營運聚焦於與老化與老年疾病有關的胜肽(Peptide)。他停掉在這個領域的任何研究,希望避免在媒體討論時有利益衝突。換句話說,他跟公司財務有利害關係,所以現在把科學研究方向轉到其他議題。

「這會有很多利益衝突,」巴茲萊說:「我又是接受訪談又是上電視,不希望有人說我在推銷自己的研究和公司。」

其他人的態度比較寬鬆。身為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與知名抗老化研究專家的葛蘭特(Leonard Guarente),在2000年代初發現稱為去乙醯酶(Sirtuins)的蛋白質家族,在老化過程有重要作用。他後來與人共同創辦名為「至福」(Elysium)的公司,銷售增強這類蛋白質的營養補給品。他的目標是,將獲利用於進行後續的科學研究,記錄產品對人體的效果。就算媒體出現反彈聲浪,但他絲毫不介意。「別人會覺得困擾,我倒是還好,」他說。

抗老領域被人炒作和誇大功效後,光環不再,使得研究人員面臨兩難。不同於市場其他產品,他們的產品確實有科學當後盾,雖然還在發展初期階段,但他們的抗老方法有機會成功。「我們在這個領域的目標是防止老年疾病,」巴茲萊說:「如果我們不做,誰要來做呢?沒有我們就做不起來了。」

減了體重,多了開心

進行了5天漫漫長日的普羅朗飲食法後,我這天早上醒來,可以喝多少湯和果汁、吃多少豆類義大利麵都可以。第6天是「過渡日」,普羅朗建議節食者不要暴飲暴食。我不敢說我乖乖照指示做,因為我第一站就來到全食(Whole Foods)超市,吃了一整包飛盤大小的米餅。

我覺得整個人很清爽,老婆也說我格外有活力。我這5天還瘦了8磅(將近4公斤)。整個過程不算太難熬。過去幾年,我看了不少文獻討論健康老化會有哪些不同的生物途徑,也報導過相關議題,普羅朗的科學主張符合我的研究。

節食過程不輕鬆,我肚子又餓、脾氣又暴躁,但如果是5天喝水斷食,我是絕對不可能完成的。接下來幾天,我整個人確實覺得以前都舒坦許多。我覺得這不是我幻想出來的結果,但就算是,我後來幾星期也避開糖類與垃圾食物,光是這點就很值得。普羅朗建議間隔3個月,我打算到時再做一次。
正好,壘球季那時候早就結束了。

下載全文PDF Icon下載全文PDF


[{"text":"企業網","weight":13.0},{"text":"材化所","weight":11.5},{"text":"機械所","weight":10.0},{"text":"綠能所","weight":9.4},{"text":"生醫所","weight":8.0},{"text":"半導體","weight":6.2},{"text":"南分院","weight":5.0},{"text":"太陽能","weight":5.0},{"text":"課程","weight":5.0},{"text":"遠紅外線","weight":5.0},{"text":"雷射","weight":4.0},{"text":"LED","weight":4.0},{"text":"LED可見光","weight":3.0},{"text":"5G","weight":3.0},{"text":"工研人","weight":3.0},{"text":"電光所","weight":3.0},{"text":"綠能與環境研究所","weight":3.0},{"text":"機械","weight":3.0},{"text":"資通所","weight":2.0},{"text":"面板","weight":2.0},{"text":"文字轉語音","weight":2.0},{"text":"實習","weight":2.0},{"text":"無人機","weight":2.0},{"text":"生醫","weight":2.0},{"text":"3D","weight":2.0},{"text":"v2x","weight":2.0},{"text":"員工","weight":2.0},{"text":"地圖","weight":2.0},{"text":"太陽光電","weight":2.0},{"text":"材料與化工研究所","weight":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