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工業技術研究院

:::

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

出版日期:

正方形 Icon 專欄Column

往返於藝術與科技之間

文 蔡國強

基本上有幾個東西,我感到自己跟科學家、技術人員是很類似的,一是保持童真,以及好奇心,二是需要方法把一件事整合出來,也就是說,光有良好的想像力、好奇心還不夠,還要能把它實現,利用那個時代、那個城市,和周邊的人的支持和可能得到的能量、關係等,要像個媒人一樣把它「稼接」出來;而且還要承認在整個創作的過程中,都要受很多委屈、吃很多苦。

隨著作品的發展,有些創意需要結合科技,所以我跟各國各種科技人員都有合作;另外,有些科技對於宇宙探索的成果,也影響了我作品前進的脈絡。

跳開東西比較限制

我有一系列的作品以火藥為創作媒材,一說到火藥,它就跟科技有了某種關係。以1990年在歐洲的「人類為他的四十五點五億年的星球做的四十五個半隕石坑:為外星人做的計畫第三號」來說,我做了四十幾個隕石坑,從天上往下看,大地上就是一排隕石坑。人類在地球上,總是在想外面的宇宙,其實人類不斷地在破壞地球,地球已經有很多人為的隕石坑了,所以在那個時代,我開啟了一個為外星人做的計畫。

這個計畫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到了日本以後,我發現日本人不管是從哪個領域,什麼事情都看著歐美,尤其看著美國怎麼反應,永遠都在討論東方與西方的比較。慢慢我就發現,如果一直在東西方裡面轉不出來,那會非常吃力,所以我就開始了外星人的系列,想要跳開東西方,用更大的格局來看宇宙,從宇宙的視野來看人類在地球上的行為,希望能找到一個方向,既保留我們東方精神、美學和哲理,同時又能跟宇宙物理學、世界來源、時間起點等全人類共同話題有對話。

這個階段對我來說很重要,一方面使我打開了更高的視野,因為在日本住的房子都很小,整天在屋子裡做作品,人都做小了,所以就想在野外大地上做火藥爆破,藉由它的速度與爆炸瞬間,跟天空、跟無限的宇宙產生對話,也避開了東西方小圈子的侷限。

另一方面,火藥是一千多年前的高科技,是提煉長生不老藥時的意外發現,它是一個有能量、包含文化特色的材料,因為它剛開始是對人的生命、精神上有治癒作用,後來才慢慢變成破壞力很強的東西,從文化思想又轉到跟宇宙的對話,整合了傳統東方宇宙觀,以及東方對混沌學、速度、能量的感受,跟現代宇宙學、物理學、超光速有關,又可以成為現代藝術視覺震撼的表演行為,是一個相乘的整合。

對於宇宙的思考

「萬里長城延長一萬米:為外星人做的計畫第十號」是我第一次回中國做的作品。我在萬里長城最西邊的嘉峪關,放了一條一萬公尺長的導火線,每公里都有一個坑放了幾公斤火藥,等於一公里就有一個「烽火台」,點燃之後就像一條龍,最後消失在雪山山頂上。這是很典型在那個時代,人和宇宙、人和大自然對話的作品。

這個作品對我後來在日本及西方發展,起了個很好的推動作用,因為透過它,大家很容易看到一個藝術家如何跟自己的文化發生對話。中國人創造了萬里長城,在那個遠古的時代,這是非常高科技、非常有實力的國家和民族才能做到的。從空中看萬里長城,就會發現牆裡面的降雨量適合做農業社會,外面則是游牧民族的世界,農業社會富裕,而游牧民族強悍,為了防禦入侵,文明比較先進的民族就不惜做一道具震撼的牆,讓游牧民族不敢輕易跨過。

在做這個作品的時候,我會思考從我們的時代、我這個年齡、今天所在的這個地方,把這個牆再延一點是想要向宇宙說什麼?是說我們人類是個造牆的民族?還是說這個東方民族慢慢的又要再強盛起來?這個現代藝術作品給大家留下了很多討論的空間,而且從美學上面是有意義的。你不需要試圖像西方藝術家那樣做一個很大的東西,但你可以在文化的延續線上,透過跟它對話而產生連結。

邀當地人一同創作

「地平線:為外星人做的計畫第十四號」是我在日本福島縣沿海做的作品,在海上放條五公里長的導火線,晚上點火,就會有一條火焰從大海上畫過去,看出地球和宇宙的交界線。

這個作品做得很美,因為我花了很多時間跟當地居民對話。我沒有錢,所以跟居民溝通以得到他們的支持,在當地7-11等地方放置捐獻盒,上面寫了我的創作理念,只要支持這個理念,扔十美元(一千日圓)就可以資助一公尺的導火線,五公里的導火線就是用這種方法募集起來的。

由於五公里海岸線裡面共有十個漁村,漁村就有很多船要回來港口,所以我先得到海上警衛廳的同意,由他們出面與漁民溝通,將船佈在我的導火線外面,而且他們也提前發了佈告,請漁民在那個時間不要出來,免得把我的線撞斷了。一般來說,海上警衛廳的船規定是不能關燈的,但是為了不破壞我的作品,他們也願意把燈關掉。另外,市政府的汽車在黃昏時,就帶著喇叭,像選舉一樣到各村落廣播,請大家在爆炸的前後一分鐘,把家裡的燈關了,所以時間一到,整個小鎮和漁村處處一片安靜與漆黑,大家都站在岸上遠遠看著大海,看著一條線畫出大海與天空的邊界。可以說,當地所有的民眾都自發參與了我這個計畫,因為他們理解我做的事情是很有意思的,對當地也是很有意義的。

世紀象徵符號

「有蘑菇雲的世紀:為二十世紀做的計畫」是我後來到美國做的第一個計畫。當時是洛克菲勒基金會邀請我,為了日本和美國的交換計畫而去的,他們問我想參觀哪個美術館或畫廊,我說想要看原子彈基地,他們很吃驚,最後說服了聯邦調查局、國防部、能源部等單位,讓我進了測試原子彈爆炸威力的基地。

我先前悄悄地在紐約中國城買了一些鞭炮的火藥,放在照相機膠捲的外殼裡帶進去,趁著陪伴我的軍人走遠一點時,把它塞進切短的傳真紙管裡,導火線用香一燒,「砰」的一聲,一朵小小的蘑菇雲就出現了。這個作品雖然很小,但是是我在美國的第一個作品,所以它很被看重,還成了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美術史的封面。

它雖然不是鋪天蓋地的大,但象徵著我們二十世紀的人類,我到了美國以後常說,二十世紀是一個美國的世紀,做為藝術家會很在意美國都做了什麼,世界上最震撼的是什麼,結果我發現美國的藝術家確實很偉大,但從視覺上,磨菇雲是最了不起的,炸起來有一兩萬公里巨大。

基本上我對任何事情都不是站在對或不對的角度,不論從哪一個角度,甚或科學家的角度,都會有我自己的影子,這個影子具有少年童年的影子,也有身為一個人的影子,也包含一種在社會上生存的欲望、發明的野心等,所以我透過這個小小的蘑菇雲,把人類的二十世紀做一個很簡單的描繪:人類懂得用原子彈、核能量,這是人類有文明以來很大的自變,就是擁有能力消滅自己,這跟以前的兵器是完全不同的,於是我以此來象徵二十世紀,是一個空前,而且希望是絕後的時代。

電腦控制更完美

「APEC大型景觀焰火表演」是我第一次用焰火這個材料做的作品,它分成幾個章節,各有不同的主題及內容,再配上音樂。這個作品有個很重要的意義,以前大家看到我用火藥,用導火線,用原始、土石的科技材料來做為我的理念與創意,可是它的特點是很難在空中做造型,都需依附在建築、大地上。APEC的表演改用焰火打到天空,並大量採用電腦控制,使它跟音樂、節奏、建築物發生關係,電腦管控並整合了所有細節,讓焰火能配合音樂節奏的高潮。

之後像在紐約的作品「移動彩虹」,更改為在每個焰火彈裡面,都裝一個電腦晶片,這個晶片有兩個功能,一個功能是告訴它什麼時候要走,另一個是告訴它什麼時候應該炸開,所以它從發射到空中起爆,都很整齊,這樣就可以畫出一個彩虹的造型出來。

傳統的焰火彈發射的時候,是依靠火藥點著以後的能量讓它往上衝,需要計算多少公斤的火藥可以把多少重量的東西打到多高,以及它在空中跑的速度,然後要讓它正好在空中最高點時炸開,這是很複雜的;又因為這個彈藥是人去弄的,是根據經驗做的,所以當你這批彈打出去,它其實不會在同個高度上同時炸開來,總是會有一點差距。改用電腦晶片之後,就可以改善這些問題。

另外,焰火不只晚上能表現,白天也可以。例如在愛丁堡做的「黑彩虹:愛丁堡爆破計畫」,因為那個城市被稱為鬼城,所以我故意做黑色的。尤其在911以後,我把很多焰火做成是白天的,就好像在和平的年代,城市裡面突然會出現什麼不安的東西,黑色的煙霧飄在天上,看起來像水墨畫。針對這個黑煙,我們也在德國研究,如何讓它在空氣中能夠被吸收,才不會污染環境。

整合眾人力量

而在「歷史足跡:為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式做的焰火計畫」中,我用特殊的技術把二十九個大腳印打到空中,兩秒鐘一個,從北京中軸線的南邊永定門,一步一步經過天安門廣場,一路走到鳥巢,象徵著世界向中國走來,中國走向世界。

其實,整條中軸線上全部是世界文化遺產,從故宮到天安門到鼓樓鐘樓,首先要說服政府官員,一是真的能形成腳印,二是安全問題。

原有的彈爆炸產生腳印是違反物理定律的,因為任何爆炸都從中心向外擴張,當它還很小的時候,你會看到像腳印,可是時間太短,很難記得住;當擴散大一點,看得出來形狀,可是也會迅速消失,包括軍方、北京理工大學的科學家在內,大家都無法克服這些問題。後來採用一位北京市民發明的照明彈原理,天空中出現的五十公尺大腳印,就是由一個個照明彈的星火組成的。接下來是如何利用膛壓來調整發射的壓力,如何在空中一出來就出現亮度,到最高的時候它會砰地亮一下,使它看起來像是一個腳印的連貫,然後在一定的高度自動滅掉。

在解決安全問題上,因為這條中軸線有很多加油站等,所以在放腳印焰火的一分鐘內,有1,600名警消人員守著這二十九個腳印,先把周圍會燃燒的東西拆掉、樹木噴水,等到一分鐘表演結束以後,以電話向指揮部報告所屬區域沒事,才可以解散。

這個作品可說是一個巨大事情的整合,這麼多人的付出,包含很多技術人員、安全人員,包括政治家的決定、決斷力等,將一個藝術家的創意實現出來,它其實已經構成了一個歷史意義。幾十年以後,人們會慢慢忘掉這是為奧運做的,但大家會記住,有一些人,在那個晚上,一齊協力讓一批巨大的腳印,在一個古老城市上空走過去。

我們經常都會搖擺:我到底要什麼?尤其遇到挫折時;但最終我相信,藝術家與科學家都要看得更遠大,我建議第一要保護好自己的創造力、想像力和好奇心,第二是要相信自己做的事,最終對人類的進步是有正面意義的,否則你只是瞎忙,還沒有賺到多少錢,這更糟糕。(方正儀整理)



延伸閱讀
[{"text":"企業網","weight":13.0},{"text":"材化所","weight":11.5},{"text":"機械所","weight":10.0},{"text":"綠能所","weight":9.4},{"text":"生醫所","weight":8.0},{"text":"半導體","weight":6.2},{"text":"南分院","weight":5.0},{"text":"太陽能","weight":5.0},{"text":"課程","weight":5.0},{"text":"遠紅外線","weight":5.0},{"text":"雷射","weight":4.0},{"text":"LED","weight":4.0},{"text":"LED可見光","weight":3.0},{"text":"5G","weight":3.0},{"text":"工研人","weight":3.0},{"text":"電光所","weight":3.0},{"text":"綠能與環境研究所","weight":3.0},{"text":"機械","weight":3.0},{"text":"資通所","weight":2.0},{"text":"面板","weight":2.0},{"text":"文字轉語音","weight":2.0},{"text":"實習","weight":2.0},{"text":"無人機","weight":2.0},{"text":"生醫","weight":2.0},{"text":"3D","weight":2.0},{"text":"v2x","weight":2.0},{"text":"員工","weight":2.0},{"text":"地圖","weight":2.0},{"text":"太陽光電","weight":2.0},{"text":"材料與化工研究所","weight":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