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工業技術研究院

:::

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

出版日期:

正方形 Icon 專欄Column

製造的台灣 將「過路錢」變成「攔路錢」

文/蘇元良

我經常保持一個觀察產業的心,在工廠裡揮汗工作的時候,我會想:我這樣做有什麼價值?整個台灣產業這樣辛苦,到底有什麼意義?即使目前我所從事的太陽能產業,是被大家看好的未來產業,我們仍是每天做到晚上十一、二點才能回家,難道這是宿命嗎?台灣產業應該往什麼方向走才是正確的?

目前製造業占台灣GDP的40%,大家都擔心,以當前製造業那麼低的利潤與產值,將來很容易被取代,那台灣還能做什麼?

重新思考微笑曲線

能夠描述過去三、四十年製造業的代表性一句話,就是「微笑曲線」,它靜態地描寫出台灣在製造業的位置,左右兩端一個是技術,一個是品牌。在過去,廠商的力量是很微弱的,沒什麼技術,沒什麼人才,資源很少,也沒什麼世界觀,比較有遠見的官僚從國外引進一些技術輔導廠商,告訴廠商應該做什麼,很快地讓台灣在全球供應鏈中占了一個位置。那是在那樣時空背景下所醞釀出來的策略。

但是時至今日,台灣廠商有了規模,也產生很多有世界觀的領導者,跟以前提著一只手提箱到世界各地賣東西的企業家已大不相同。就像明基友達集團董事長李焜耀,他說過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極為深刻。有一次他到日本參觀帝人株式會社,這家在長輩心目中大得不得了的公司,他參觀後卻說:其實也沒什麼,一年也不過新台幣四、五千億元而已。

在今天這麼大的格局底下,我認為還用過去的策略是不適合的。向左走走技術、向右走走品牌的微笑曲線,描述的是過去式,而且是靜態描述,我們不能將之變成策略工具,就像不能把石器時代的工具放在銅器時代來用。

倒底怎麼走才是對的?說不要走技術,我想沒有人會贊成,但我們要思考該如何做。走技術並非盲目的追求,追趕技術就好像是龜兔賽跑,以為兔子會在半途打瞌睡,烏龜就能贏;其實不然,當你在養成一些技術時,其他國家不會在那裡打瞌睡等你,他也會一直往前跑。走技術也要有想法與策略,一定要聚焦。台灣很多思維都以美國等世界大國為標準,人家做什麼,我也要做什麼,一個小小的國家,有沒有可能所有技術都成為全球營運中心?不太可能,所以必須要有某種程度的整合,以及某種程度的聚焦。

不是終點而是起點

儘管利潤低,但台灣電子相關製造業全球第一的事實不容否認,我們常誤以為已經走到製造業的終點,但其實這只是個起步,剛剛開始而已。我們在製造業占到了一個位置,剛站穩了腳步,在中國建立了世界製造中心,接下來應該思考如何提高附加價值,繼續再往下走。

台灣的製造業一定要建立這樣的觀念:現在不是結束點而是起點,我們應該將這樣的能力繼續帶到歐洲、南非或者南亞,其中的關鍵在於我們到底有沒有全球的資源?有沒有全球的人才?有沒有管理全球的能力?

製造業不是終點而是起點,第一個要做到真正的國際化,而不是所謂的國際化(只到中國),政府應該協助企業的,不是在中國應該如何向內陸發展,而是如何在南美、東歐設立製造園區之類的,幫助企業在那邊解決資源、人才、法律等他們困擾的問題。

第二是必須要聚焦,台灣資源小人才少,不應該由各行各業自行提出規劃,然後再加起來當做我們國家的策略。一個人對音樂很有天分,但數學不好,難道你要逼他做工程師嗎?用他最弱的地方去跟別人競爭,成功機會不大。國家也是一樣,我們今天什麼東西是世界第一,就要在那裡再加強。我不否認台灣最近有愈來愈多國際知名的人事物,例如設計,例如網球,但是牽動整個國家GDP的,對國際間有深刻影響的,第一就是製造。不在製造業往下發展,偏偏要跳開來做自己比較不強的,不但可惜,也容易失敗。

匈奴被歷史學家認為沒有建築、沒有詩歌、沒有文學,從文明的角度來看一文不值,他只會一項:引弓騎馬,但他將自己所長發揮到最極致,成為當時亞洲大陸上最強大、幅員最遼闊的大帝國。因為沒有無窮的資源,所以一定要聚焦,台灣要成為世界強權,在某一領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妨在製造上繼續往下走,把資源放在製造上。

以整合與行銷攔路收錢

製造的本質是什麼?其實不過是瑣碎、細緻、耐煩、謹慎,工廠裡每天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累積,你能把這些小事管理好,就能把製造做好。這不是任何國家民族性,或是每一個企業都能做到的,但這種本質已經昇華成為台灣的文化,跟我們的生活形態緊密結合,這種力量不是那麼容易被取代的,這是我們的優勢。

大前研一曾經說台灣製造業賺的只是「過路錢」(pass through),目前確實是這樣,但仔細想想,低利潤是因為供需的問題,而不是說在供應鏈的某個位置就會低利潤,最重要的是你的價值在哪裡。目前台灣既然已卡到一個位置,就應該善用,我們應該賺「攔路錢」(pay to get through)。

如何變成收攔路錢呢?一是控制產能,這其中有很多法規與廠商合作的問題需要思考;二是將微笑曲線的兩端,改為整合與行銷,一端發展整合的技術,透過整合來思考如何提高價值,另一端要清楚市場資訊與行銷,如此才有攔路收錢的資格。

【蘇元良小檔案】台大心理系畢業,美國南伊利諾大學電腦科學碩士,喬治亞理工學院工業及系統工程碩士及博士。
曾任職美國貝爾實驗室多年,返國後任教任職於台大資工系、交大工業工程及管理系,之後擔任工研院電腦與通訊工業研究所副所長。於1998年投身電子製造業,先後擔任致福電子總經理、光寶科技通訊事業群總經理、芯強科技總經理、華宇集團總管理處總經理兼執行長,現為永晴光電總經理。



延伸閱讀
[{"text":"企業網","weight":13.0},{"text":"材化所","weight":11.5},{"text":"機械所","weight":10.0},{"text":"綠能所","weight":9.4},{"text":"生醫所","weight":8.0},{"text":"半導體","weight":6.2},{"text":"南分院","weight":5.0},{"text":"太陽能","weight":5.0},{"text":"課程","weight":5.0},{"text":"遠紅外線","weight":5.0},{"text":"雷射","weight":4.0},{"text":"LED","weight":4.0},{"text":"LED可見光","weight":3.0},{"text":"5G","weight":3.0},{"text":"工研人","weight":3.0},{"text":"電光所","weight":3.0},{"text":"綠能與環境研究所","weight":3.0},{"text":"機械","weight":3.0},{"text":"資通所","weight":2.0},{"text":"面板","weight":2.0},{"text":"文字轉語音","weight":2.0},{"text":"實習","weight":2.0},{"text":"無人機","weight":2.0},{"text":"生醫","weight":2.0},{"text":"3D","weight":2.0},{"text":"v2x","weight":2.0},{"text":"員工","weight":2.0},{"text":"地圖","weight":2.0},{"text":"太陽光電","weight":2.0},{"text":"材料與化工研究所","weight":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