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工業技術研究院

:::

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

出版日期:

正方形 Icon 封面故事Features

以創業投資 帶動創新經濟

文/羅弘旭

美國華爾街的「佔領」運動,意涵著人民對於金錢遊戲不再信任、反對資本主義分配不均的革命。資本主義,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這場資本主義革命方興未艾的同時,美國矽谷,同樣正進行著另一種以創新為思維的革命,這是一場以科技為起點,涵括人才、科技、創新、資金的革命。 在這巨變的時代,台灣需要由過去的效率生產經濟升級到創新經濟,工研院身為台灣產業創新的開路先鋒,將師法矽谷體系,藉由導入矽谷的創投經驗,建構人才、科技、創新、資金的創新生態體系(Innovation Ecosystem),帶動台灣產業活水新源頭,再造產業前進新動力。 

在太平洋對岸的美國,正上演著一場戰爭---「佔領華爾街」,這是美國繼為爭取自由民主的獨立戰爭與為維護普世人權的南北戰爭後,掀起的第三次革命戰爭,只不過,這次戰爭的兩造,是市井小民對上華爾街銀行體系,以及這群體系背後所代表的資本主義。

以資本主義起家,高喊自由經濟掛帥的美國,人民卻以佔領華爾街表達對資本主義的憤怒,原因來自美國的失業率,已經達到三十年以來新高的9%,一千四百萬人找不到工作,二十五歲以下年輕人,失業率更達到17%。相對於這群連工作都沒著落的階層,華爾街的銀行家,冷眼看著這群示威者,悠閒走進餐廳,吃著一客一千五百元的午餐。

美國放棄以製造業為基礎的經濟體系,改做起以資金為基礎的銀行生意,用借貸過日子,再把借貸打包成金融商品販賣出去。大玩金錢遊戲的美國,結果是失業率高漲、所得分配惡化,收入最高的1%的美國人,佔有全美20%的收入。

矽谷創新經濟體系維繫美國榮光

極端的貧富差距,讓美國資本主義面臨挑戰,二戰以來美國的黃金時代輝煌不再,美國聯準會試圖著用貨幣寬鬆政策的資本手段解決資本主義所帶來的問題,但時間終究證明,這種治標不治本的作法,無法為美國帶來曙光。

幸好,除了把美國帶入困境的東岸華爾街「菁英」之外,美國還有位於西岸加州,以科技研發為導向的矽谷菁英,依然撐起美國全球政經的領導地位。

矽谷,在關鍵時刻成為美國的中流砥柱,靠的是人才、科技、創新、資金鐵四角所建構的創新生態體系(Innovation Ecosystem),培育出Apple、Google、Facebook、Amazon這些以創新經濟引領全球消費者行為的科技公司。

台灣同樣面臨創新經濟的挑戰

台灣,無法自外於這波以美國為首所引起的全球經濟衰退,同樣以科技起家的台灣資訊產業,擁有不遜於矽谷的人才,匯集來自大中華地區的資金,但要成為亞洲矽谷,台灣還需要從過去的效率型生產經濟體系(Efficiency-based Economy)升級成創新型態的經濟體系(Innovation Economy)。

工研院,長期以來匯集全台灣一流人才,創新科技研發,將研發的科技移轉給民間,帶動了台灣半導體產業以及科學園區的興盛發展,協助台灣從勞力密集的輕工業轉型為高科技生產的出口經濟型態,居於關鍵領導地位。

有鑑於台灣乃至於全球必須面對的產業創新議題,工研院注意到產業創新,需要創投業者的加入與協助。

以矽谷為例,Yahoo、Google、Apple、YouTube背後都有紅衫資本(Sequoia Capital)這家公司在背後支持創業,這些創投產業,以完整的資金鍊以及商業服務,帶動矽谷新創公司的成長。

面對益加快速的亞洲區域整合及貿易自由化腳步,台灣的高科技產業不僅需要政府、企業、學校和科研機構間的產業創新,更需要建構創新生態體系(Innovation Ecosystem),並將台灣內部的生態體系與全球的創新資源進行策略整合。

為此,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邀請國內相關領域資深專家,以及四位來自矽谷的華人創投,為台灣提出創新經濟的建言。

產業創新需要創投活水挹注

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指出:「台灣需要從技術密集經濟升級為創新密集經濟,但創業與創新需要資金,台灣創投與創業的連接不足,讓創業缺乏推動的力量。」

過去二十五年,台灣上市櫃的1275家中,有415家獲得創投投資,平均每三家中就有一家獲得創投資金,國發基金的拋磚引玉,投入九十億資金,帶動創投2500億的總投資額,說台灣過去二十五年的創業榮景,背後都有著創投協助的身影也不為過。

《經濟學雜誌》(Journal of Economics)指出,在產業中,創投越活躍,產業的創新程度與申請專利的數量也就越多,這意味著產業創新,需要創投業者的協助。

但近年來,台灣新創公司數量銳減,經濟體系始終無法從效率生產經濟體系(Efficiency-based economy)過度到創新經濟體系(Innovation economy)。

創新不足,關鍵問題之一,在於近年台灣創投基金不足,創投的家數每年只增加二家,創投帶入的資金逐年遞減,跟鄰近的大陸比起來,差距更是被快速拉大。

創投萎縮影響產業創新

不僅創投規模萎縮,台灣投資於早期創業公司的熱情與企圖也不若以往,過去十年,投資早期創業公司的金額萎縮93%,投資早期創業公司數量萎縮92%,在整體投資金額中,投資於早期公司的比例僅有9%,遠低於美國的26%與大陸的29.9%。

創投不樂於投資早期公司,創投公會秘書長蘇拾忠點出背後的問題:「台灣政策法規對早期天使投資人設限過高,資金回收低、退出難。」

對早期投資人來說,投資環境不友善,例如股票面額限制10元,使得天使投資人持股成本往往最高,台灣的創投即使投資到股王,獲利也頂多三十倍,加上台灣對於上櫃公司有資本額的限制,許多賺錢的公司礙於門檻,無法上櫃,讓天使投資人獲利無法回收。

但美國因為沒有股票面額限制,所以投資報酬率極高,相較之下,美國的天使投資人投資報酬率可達百倍以上,以Arthur投資Apple來說,投資報酬率就高達240倍,報酬率的差異,讓美國的創投有冒險精神和夠多資金願意投資在小型的新創公司。

重重限制,都不利於天使投資的發展,因此台灣的創投業都只願意在企業進入擴充時期投資,甚至只在公司IPO時搶一波短線,這種創投環境,無益於創新企業的培育成長。

矽谷專家看創新「腦袋裡的燈泡一閃」

創新,是一種跳躍性的變革嗎?這點讓很多企業或者創業者憂心甚至畏懼不願意去思考,但實際上,創新沒有這麼困難。

美國維梧生物科技創投管理公司合夥人孔繁建就以他長期在美國投資生物科技的經驗,提供出許多靠著「腦袋裡的燈泡一閃」的創意,就獲得創投資金挹注的案例。

生技產業特性就如外界所知道的,研發費用很貴、研發風險很大,但是成功就會賺很大、賺很久,但伴隨著高投資、高風險、高回收的而來的,因為要注意到對人體的影響,所以相關單位審核很嚴格。

但審核嚴格不意味著在生技領域的創新走得都這麼艱辛,其實創新並不一定需要高智慧或者新科技,有時候只是產品的新應用,甚至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創意,就有可能成為創新的起點。

例如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准的雷射用除毛機,這是功率非常低,即使直接對著人眼照射也不會傷害的低功率除毛機,於是有業者把這產品轉用到清除青春痘,由於機器本身就已經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核可,這項創意只是把同樣的產品換到另一個應用,所以很快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批准,成為第一台可以在家自行使用去除青春痘的機器,老機新用,就是創新的應用。

在美國還有另外一個例子,甚至是改個包裝就能讓自己產品變得更好賣。Heparin是一種在美國醫院很常被使用的學名藥,每個藥廠都能生產,因為使用時機不同,有不同劑量和不同瓶裝。

有一家藥廠,就只是把不同的劑量改用不同顏色瓶子來分裝,立刻就讓公司的業績從19%提高到32%。孔繁建說,對於壓力極大的醫護人員來說,在極短時間內就要分辨出該拿哪種藥,所以這種改包裝的方式,乍看只是微不足道的創意,實際上是從使用者的立場出發所做的創新。

另外一種老藥新用的創新,也是打開創新黑盒子的作法,最近美國一家即將上市的公司,主要產品就來自藥劑師的創意。他注意到Afrin(Nasal Congestion Relief)噴劑這種在藥房都可以買到的,專門清除鼻塞的藥,是藉由收縮血管達到緩解鼻塞的目的。

這位藥師腦中「燈泡一閃」的念頭,注意到Rosacea這種常發生在臉部額頭、臉頰、下巴及鼻子的下半部位,導致皮膚紅腫的皮膚病,嚴重程度會在臉部中央形成了持續性的紅斑,且漸漸擴散到臉頰、額頭以及下巴。甚至出現血管和痤瘡。

同樣是血管擴張所導致的疾病,那同樣的藥劑,可否用在不同疾病,但症狀相同的問題上呢?這位藥師只不過把這個念頭跟創投業者分享,矽谷的創投業者就從財務面和研發方面給予這位藥師協助。

於是這家公司的價值,在兩年之內從一千六百萬美元增加到六千五百萬美元,增加四倍,而這一切的開端,只是一個「腦袋裡的燈泡一閃」的念頭。

矽谷創新的關鍵在於文化氛圍!

美通創投合夥人、前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陳勁初以文化的觀點來解答,為什麼只有美國有矽谷,而美國其他地方,甚至其他國家都想要複製矽谷模式,但卻都沒成功。他指出,矽谷的創新的生態體系,其實是一個由人才、創意、技術、市場、資金圍繞出的文化氛圍區域,矽谷的特質包括:
一、鼓勵冒險,每個在矽谷的人,包括高中生,都想創業。
二、多元種族,在這裡可以接觸來自全世界的文化思潮,激盪想法。
三、容忍失敗,在其他地區,失敗不僅賠上資金,還賠上信用。但是在矽谷,容忍失敗,甚至創投業者還會比較願意投資有失敗經驗的人。
四、獎勵創意。
五、尊重員工,公司沒有階級之分。
六、創新的公司風格,例如Netflix這間以出租錄影帶為業務的公司,甚至讓員工自己決定這一年可以休多少假期。
七、鼓勵創新創業。

這種獨特的文化氛圍,讓矽谷的每個人都勇於創新,甚至只要有一個好點子,創投就會替你補足「人才」、「技術」、「資金」這些環節上的不足。

環境不友善導致創新能量不足

台灣,不缺乏科技、也不缺乏「腦袋裡的燈泡一閃」的創意,也有創投,但為什麼就是出不了創新公司和產業?除了文化氛圍之外,「產業、人才教育、資本市場、科技研發」這四個領域之間無法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體系,尤其是過去擔任各個環節之間溝通的創投逐漸失去功能,讓每個環節各自為政。蘇拾忠認為,阻礙當年台灣創新的兩個因素在於對「技術創新的不友善」和「早期投資的不友善」。

新創企業需要技術,但台灣現行法規對於技術股作價卻是限制重重,包括限制國立大學教授對公司持股有一定比例,因此學界研發出的技術,只能技轉而不能創業,讓手中有技術的學者無法進入業界。但是真要把技術移轉給產業,又規定企業要預繳8-9%的技術移轉金,這讓無力支付的新創企業,無法利用產學合作。

如果真的要讓學者或者研發機構來創業,技術無法作價,就算其他股東願意借貸給技術提供者,技術提供者也必須繳納高額所得稅。

雖然國內有所謂的SBIR「小型企業創新研發計畫(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但蘇拾忠點出,目前小型企業創新研發計畫申請門檻還是太高,要求提供三年的財務報表,對新創公司仍不夠友善。

帶動創新經濟工研院導入矽谷創投經驗

資金卻步、創投銳減,台灣的創新經濟缺乏活水挹注,為了帶動國內創新經濟的風潮,工研院領先於產業之前,師法矽谷體系,藉由導入矽谷的創投經驗,建構「創新生態體系」。

創新工業技術移轉公司總經理林和源表示:「建構創新生態體系的四個基礎分別來自產業基礎、政府力量、資金市場、人才教育」,這四個面向的力量所形成的創業氛圍,有助於新創企業的出現,建構新的創新經濟。

矽谷創投Harbinger Venture創辦人鄭自凱更指出,台灣和矽谷同為科技產業的重鎮,但台灣迄今在創新方面還待追趕,在於「產業、人才教育、資本市場、科技研發」這四個領域之間無法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體系,也就是彼此無法互相流動。

為了協助其中這四個面向的互通有無,尤其是台灣近年逐漸枯竭的創投資金,工研院除了邀請矽谷專家回台針砭問題所在,工研院也已經和矽谷合資國富綠景基金,投資台灣具有潛力的早期新創公司,更和日本合作台日搭橋方案,成立1,500萬美元(約4.5億元)的台日企業創投基金,從技術和資金兩個面向,協助台灣孵育新創的產業。

對大陸投資方面,工研院也和創新工場、中經合集團共同發起「TMI-Labs創意工場」,從技術面、經營面、資金面協助台灣人才進行微型創業,除創業資金外,更能透過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的經驗與人脈,協助將台灣的優勢及創意,加上創意工場系統化的培植,讓新創企業得以進入大陸市場。

培育人才不能只從技術切入

Creek創投執行合夥人暨前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沙正治,也點出台灣科技人才對「市場熟悉度」的問題,他認為科技研發和創新,不能做出產品再來找市場,而是要在從市場中找研發和創新的切入點,更應該多到歐美和中國地區瞭解當地市場的需要。如果有機會出國,最好能夠待比較長時間,瞭解當地市場才能夠做出真正滿足需求的東西。

對此,工研院院長徐爵民強調,工研院為加速推動國際化、技術產業化及跨領域整合等策略,近年積極推動「鴻鵠計畫」,包括自2010年下半年度開始執行,推薦40歲以下博士赴國外知名研究單位或學術機構進行6-12個月的前瞻技術研修的小鴻鵠計畫。

除了小鴻鵠計畫,還有針對科技管理部份,由工研院各單位主管選派表現優良且深具潛力的主管參與,利用工研院四大海外據點(美西、日本、德國、俄羅斯)進行全球視野之實務培育,並透過有計畫的橋接,加速推動國際合作成果的外派研修以及與磐安智權管理基金會合作,分別於國內及國外(美東、美西及大陸)進行智權相關領域之研修及見習的跨領域研習,預計3年培育近百位主管級人才,大小鴻鵠計畫都將持續進行,而且給予培訓人員更寬廣的學習空間。

在科技部份,工研院今年以可重複書寫電子紙(i2R e-paper)與新型偏光板保護膜(HyTAC)兩項技術再度獲選美國全球百大科技研發獎,也以噴塗式隔熱技術(Spray IT)及可重複書寫電子紙(i2R e-paper),自世界35個國家中605多個技術角逐者中脫穎而出,獲選為2011年華爾街日報科技創新獎(Technology Innovation Awards)「環境類」及「材料及基礎科技類」二項首獎,成為全球第一個連續三年獲獎機構。技術的領先,已經見證工研院開始從市場需求面回歸到技術開發,從關懷地球和重視環保著眼的創新。

為了讓科技能更貼近消費者與市場面,工研院也從去年開始推動「科專成果設計加值計畫」。在經濟部技術處指導之下,將科專成果導入設計能量,結合台灣設計師與科技研發實力,達到具體商品化與提昇科專產品價值。去年的設計產品在有「設計界奧斯卡之稱」的德國iF設計獎得到五項大獎,今年更一舉拿下八座獎項,成果斐然。

面對創新經濟的時代,台灣需要更蓬勃的創投產業,協助新創產業在巨變的市場中站穩腳步。工研院,仍將以前瞻的腳步,從資金、技術、人才,給予台灣科技產業充沛能量,協助高科技產業邁入下一世代的創新經濟。



[{"text":"企業網","weight":13.0},{"text":"材化所","weight":11.5},{"text":"機械所","weight":10.0},{"text":"綠能所","weight":9.4},{"text":"生醫所","weight":8.0},{"text":"半導體","weight":6.2},{"text":"南分院","weight":5.0},{"text":"太陽能","weight":5.0},{"text":"課程","weight":5.0},{"text":"遠紅外線","weight":5.0},{"text":"雷射","weight":4.0},{"text":"LED","weight":4.0},{"text":"LED可見光","weight":3.0},{"text":"5G","weight":3.0},{"text":"工研人","weight":3.0},{"text":"電光所","weight":3.0},{"text":"綠能與環境研究所","weight":3.0},{"text":"機械","weight":3.0},{"text":"資通所","weight":2.0},{"text":"面板","weight":2.0},{"text":"文字轉語音","weight":2.0},{"text":"實習","weight":2.0},{"text":"無人機","weight":2.0},{"text":"生醫","weight":2.0},{"text":"3D","weight":2.0},{"text":"v2x","weight":2.0},{"text":"員工","weight":2.0},{"text":"地圖","weight":2.0},{"text":"太陽光電","weight":2.0},{"text":"材料與化工研究所","weight":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