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工業技術研究院

:::

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

出版日期:

正方形 Icon 產業焦點Focus

老頭目的咖啡團圓夢

文/閻驊

迦納納部落的老酋長:黃正得始終有個心願,因為部落中有太多年輕人在外地打拼、不願返鄉。所以黃正得希望可以帶領大家種出好咖啡、創造出商機,實現讓所有年輕族人回鄉的願望!這是讓一個部落新生、讓族人團圓的圓夢計畫。

在介紹這則溫馨感人的咖啡故事之前,我們得先從花東縱谷上最神秘的景點:《掃叭石柱》開始談起。

掃叭石柱顧名思義就是因為兩根一高一矮的石柱而得名,它位於花蓮縣瑞穗鄉舞鶴村花東公路(台九線)旁,這石柱可是大有來頭!因為它可是擁有三千五百年歷史的卑南文化遺跡。

在掃叭石柱可遠眺秀姑巒溪畔的紅葉河谷,景色美不勝收!另外因為這兒的地勢較高,偶爾會看到靄靄白雲從石柱旁飄過,所以又有著「白雲的故鄉」的美名!不過掃叭石柱最吸引人們注意之處的並非它的優美景色,而是它的有趣傳說。

歌詞唱錯成為石柱

大家都知道阿美族很愛唱歌、也很會唱歌,所以人們經常會有阿美族喜歡隨性亂唱,從來不會去注意歌詞正確與否的誤解。但是大家都想錯了,其實阿美族做任何事情都很認真,尤其是唱歌更是格外認真,歌詞絕對牢記在心,絲毫不敢唱錯!

相傳阿美族的kawas非常不喜歡族人唱錯歌詞,尤其是唱錯祖先流傳下來的祈禱歌歌詞更是罪不可赦!只要有族人把祈禱歌唱錯,kawas就會發飆,把唱錯歌詞的人變成石頭!

在三千五百年前,曾經有兩位不太專心的阿美族人不巧把祈禱歌歌詞唱錯,引起kawas不悅,所以當下就刮起了狂風、將這兩人變成兩顆大石頭,而這兩人就是今日的《掃叭石柱》。

除了唱錯歌詞會被懲罰變成石頭之外,《掃叭石柱》還擁有一個讓人嘖嘖稱奇的傳奇故事。話說七十多年前,日本學者曾經動過《掃叭石柱》的歪腦筋,他們想把石柱帶回日本研究,但是kawas又在此時顯現神蹟,讓日本人無論怎麼挖;始終無法挖到掃叭石柱的盡頭,最後只好放棄,所以我們至今還能一睹《掃叭石柱》的風采!

既然提到了《掃叭石柱》,那就要來聊聊世世代代守護《掃叭石柱》的迦納納(kalala)部落。迦納納部落位於花蓮縣瑞穗鄉舞鶴村,是一個古老的阿美族部落,因為地形像個籃子而得名(阿美族稱藍子為迦納納)。迦納納部落在清朝時期曾經因為布農族的侵襲而消失過一段時間,後來當紛擾平息之後,族人再度遷回,而恢復了生氣。

期望咖啡帶領年輕人回鄉

迦納納部落目前的頭目是黃正得先生,他已經連任了五屆頭目。雖然黃正得頭目非常得人望,族人都很愛戴他,但是黃正得頭目過去這二十年的任期內,部落人口外移非常嚴重!感覺上,迦納納部落很難看得到年輕人,留下來撐場面的族人只剩下老弱婦孺而已。

黃正得頭目曾經想過很多方法來吸引年輕人回鄉,例如:種鳳梨、種檳榔或是種香茅等農作物,但是始終都賺不了什麼錢!所以迦納納部落的年輕人還是認為在外地謀生比較有搞頭,始終不願意回到部落來。

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下,黃正得突然想到迦納納部落在八十年前曾經種植過咖啡,而且這咖啡還因為擁有不苦、不澀、不酸、溫潤的層次感,是日本昭和天皇的最愛。那麼現在為何不乾脆與咖啡重修舊好呢?於是黃正得頭目就帶領部落裡頭的老弱婦孺重新栽種咖啡樹,而且是用無農藥、無化肥的自然農法來栽種。

栽種咖啡樹的確是好的開始,但是不一定是成功的一半,因為黃正得只知道如何栽種咖啡樹,但是他並不知道當咖啡豆收成之後該怎麼辦?因為他不懂如何發酵、不知如何烘焙,更不懂該如何加強咖啡的風味?

在熱心人士的牽線下,黃正得認識了由工研院南分院經理陳文祈率領,號稱「給魚吃,倒不如給把好釣竿」的「釣竿團隊」。於是這群學有專精的「釣竿團隊」成員就提供了兩個好方法。第一個方法是黃正得個人非常喜歡的「人工摘豆」;第二個方法就是令人高深莫測的「乳酸菌乾式發酵技術」。

高品質咖啡的秘訣

我們先來說人工摘豆好了!通常長在同一株枝幹上的咖啡豆會有很多種顏色,最常見的顏色分別是紅色、橘色、橘黃色與綠色。而紅色就是已經成熟的咖啡果實,用這種果實作成的咖啡豆味道會特別好!至於其他顏色的咖啡果實也並不算是壞豆,它們只是尚未成熟、時機未到罷了!只要過些時日,等這些果實的顏色轉紅,再來摘也不遲!

如果農民為了增加產量,而將未成熟的咖啡果實硬生生作成咖啡豆,那麼這種咖啡豆硬度不足,果酸也明顯偏低,烘培時更慘!兩三下就烘焦了!

通常我們所喝到的咖啡都不是用「人工摘豆」的方式來收成,因為世界主要咖啡產地的咖啡都是用機器來收成。因為機器無法判別咖啡果實的顏色,所以不分青紅皂白、一股腦地照單全收,導致我們所喝到的咖啡品質才會如此良宥不齊!

反之,「人工摘豆」的好處就是保證可以摘到已成熟的紅色咖啡果實,其他顏色的未成熟果實絕對不會混雜其中,所以「人工摘豆」的咖啡鐵定都是精品咖啡!

再來講乳酸菌乾式發酵,這是一種非常聰明的農業科技技術!釣竿團隊將人工採收下來的咖啡豆洗淨去皮,拿去與乳酸菌進行乾式發酵,用這種技術可以將咖啡內的果膠分離出來,讓咖啡增加果香味,而且可以帶出原本該有的苦味與酸味,讓這咖啡的口感可以層次分明,呈現出上好的口感。

最後這咖啡就交給花蓮在地的咖啡達人:吳政益先生來負責烘培,而成品就命名為「瑞穗石柱咖啡」,這種咖啡的精神就跟《掃叭石柱》一樣,代表做什麼事情都要認真,絕對不能含糊!唱歌不能唱錯歌詞,作咖啡也要做到滴滴香醇!

老父盼子歸的心情

黃正得頭目衷心盼望「瑞穗石柱咖啡」可以成功,如果這咖啡成功,或許年輕人就會願意回到迦納納部落一起種咖啡。如此一來,迦納納部落再也不會死氣沉沉,再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是由老弱婦孺獨撐場面的衰敗部落了。

我想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老頭目那種「老父盼子歸」的心情,所以曾經喝過「瑞穗石柱咖啡」的人,除了喝到咖啡的好風味,也喝出了濃郁的感情。

現在黃正得頭目的某位孩子已經回到了迦納納部落來幫忙栽種咖啡,這讓他感到非常欣慰!除此之外,已經回到迦納納部落打拼的年輕人也在網路上發起了「咖啡實驗室 尋人啟事」計畫,號召網友以一年4800元,每月收取宅配咖啡的方式一起推廣「瑞穗石柱咖啡」。

迦納納部落無論老的、少的都動起來之後,「瑞穗石柱咖啡」就會有穩定的訂單後,每位族人自然就擁有種出好咖啡的力量。雖然迦納納部落目前還是有許多年輕人在外地打拼、尚未回鄉,這讓老頭目的心願尚未終了!但是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在他的頭目任內,實現讓所有年輕族人回鄉的願望!

最後請您想想看:一杯咖啡,對你來說。可能是一天的開始,也許是熬夜時的大補帖。但對迦納納部落來說,它代表的是一個讓部落新生的希望。對於黃正得頭目來說,那可是他夢寐以求的咖啡團圓夢呢!(本文選自《80萬公里的熱情》一書)



[{"text":"企業網","weight":13.0},{"text":"材化所","weight":11.5},{"text":"機械所","weight":10.0},{"text":"綠能所","weight":9.4},{"text":"生醫所","weight":8.0},{"text":"半導體","weight":6.2},{"text":"南分院","weight":5.0},{"text":"太陽能","weight":5.0},{"text":"課程","weight":5.0},{"text":"遠紅外線","weight":5.0},{"text":"雷射","weight":4.0},{"text":"LED","weight":4.0},{"text":"LED可見光","weight":3.0},{"text":"5G","weight":3.0},{"text":"工研人","weight":3.0},{"text":"電光所","weight":3.0},{"text":"綠能與環境研究所","weight":3.0},{"text":"機械","weight":3.0},{"text":"資通所","weight":2.0},{"text":"面板","weight":2.0},{"text":"文字轉語音","weight":2.0},{"text":"實習","weight":2.0},{"text":"無人機","weight":2.0},{"text":"生醫","weight":2.0},{"text":"3D","weight":2.0},{"text":"v2x","weight":2.0},{"text":"員工","weight":2.0},{"text":"地圖","weight":2.0},{"text":"太陽光電","weight":2.0},{"text":"材料與化工研究所","weight":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