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工業技術研究院

:::

工業技術與資訊月刊

出版日期:

正方形 Icon 產業焦點 Focus

魯凱黑金魅力

高永謀

咖啡,西方人稱之為「上帝的禮物」,而且所含的咖啡因能刺激腦部的中樞神經系統,幫助振奮精神,增加幸福感。

回到魯凱原鄉的羅忠輝,從零開始學習種植咖啡,並與工研院合作,將產銷班結合觀光資源,遊客除了參觀咖啡豆製作過程,並可同時享用香醇濃郁的魯拉克斯咖啡,充分體驗咖啡黑金的魅力。

隨著歐洲大航海時代來臨,咖啡逐漸流傳到世界各地。「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這句名言道盡了許多咖啡愛好者對生活氛圍的堅持。

如今,「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歷坵咖啡園;如果不是在歷坵咖啡園,就是在往歷坵咖啡園的路上。」這句話最能形容台東縣金峰鄉咖啡產銷班第三班班長羅忠輝每天的生活,以及對歷坵村未來的期許。

終於,在工研院鼎力相助下,魯凱族羅忠輝和他的班員們正一步一腳印,努力用夢想和行動,訴說著這個隱身在雲霧縹緲間的美麗原鄉故事。

珍惜上帝賜予好山水

「台東也產咖啡?」相信許多人聽到這句話,難免都會感到驚訝、懷疑。

大多數人都知道台灣種植咖啡樹的地方,包括:雲林縣古坑鄉荷苞山農場、南投縣仁愛鄉惠蓀林場、台南縣東山有機咖啡農場、花蓮縣瑞穗農場等,卻鮮少人聽聞山明水秀、素有台灣「後花園」雅譽的台東也有生產咖啡。

其實,台東地區種植咖啡的歷史,可追溯至日治時代。1901年,日本人自印尼爪哇引進阿拉比卡品種的咖啡種苗,先在屏東恆春試種成功後;1912年,再推廣到花蓮瑞穗,以及台東卑南、鹿野、太麻里及金峰等地區。

目前,遠在金峰鄉的偏遠山上,正有一群魯凱族人辛勤地開墾山區良田,無懼旁人看笑話的眼光,努力耕作,等待收成專屬歷坵部落的咖啡豆。

「大約十幾年前,歷坵村就開始種植咖啡,據說是一位長老教會牧師將咖啡樹種苗引進到歷坵村。」皮膚黝黑發亮的羅忠輝回憶說。

歷坵村坐落於金崙溪上游,在外人看來也許是窮鄉僻壤,但是在原住民眼中,卻是上帝賜予的好山好水。「魯拉克斯」(Rulakes),為歷坵村原本的地名,意即「樟樹林滿布之處」,在日治時期,這裡曾有滿山滿谷的原生樟樹林,但日本人為了製造樟腦油,將樟樹大量砍伐殆盡。

在人口僅300多人的小部落裡,85%以上為排灣族,魯凱族則占14%,漢族及其他族群約1%。居民以務農為主,大多種植小米、釋迦、洛神花、山蘇、芋頭、地瓜等農作物維生。

許多人早就聽聞的咖啡樹,卻無人知道該如何種植及利用。同樣原本也是咖啡門外漢的羅忠輝發現,東臨太平洋、西倚南大武山的歷坵村,不論是氣溫、降雨量、海拔高度、土質等條件上,都很適合種植咖啡,「咖啡需要生長在日夜溫差大的環境,歷坵村的海拔高度為800公尺,栽培出來的咖啡豆品質較平地更佳。」

不過,選擇咖啡豆作為農業轉型的契機,需要無畏的勇氣;決定發展有機咖啡豆,更需要堅定的毅力。「種植有機咖啡,真的很辛苦,成本又比較高,農民都叫苦連天。」但虔誠的基督徒羅忠輝,總是苦口婆心地對他們說:「上帝賜給大家這麼棒的好山好水,我們要懂得保護、好好珍惜!」

受到羅忠輝誠意的感召,金峰鄉咖啡產銷班第三班副班長李新義將原本種植短期作物的10公頃農地,全部改栽培咖啡樹。短期農作物如梅子、山蘇、番茄、苦瓜、南瓜等,照顧上需要耗費較多心思及時間,對農地傷害也較深;咖啡屬於長期作物,具有高經濟效益,一旦樹株茁壯、成熟後,幾乎無須費神照料,對生態環境的影響較低。

退伍返鄉學習種咖啡

高中畢業後,苦於部落裡少有工作機會的羅忠輝,選擇當職業軍人,駐紮在高雄。離鄉背井長達二十年之久的羅忠輝,因有感於家族耆老心中總是掛念著白白浪費一塊寶地,十分可惜,2010年,他毅然決然從職業軍人的身分退休,返回歷坵村,重頭開始學習種植咖啡、選豆、烘焙到煮咖啡。

「老人家一直叮嚀我們,不要浪費了這塊土地啊!為了不辜負老人家的心意,又想要同時保護上帝賜予的這塊土地,才決定要種植咖啡。」羅忠輝靦腆地笑說,他希望在發展咖啡事業之餘,也能照顧年邁父母,更期待未來的下一代可以回家延續家業,「否則離開自己的家鄉那麼久的時間,突然要返鄉務農、下田,其實也是很辛苦的。」

事實上,羅忠輝的祖父母、父親原本是屏東縣霧台鄉阿里村的西魯凱族人,1966年到1969年間,隨著族人從屏東霧台遷居到現今的歷坵部落,當時只有七戶人家。落地生根後,族人胼手胝足,努力打拚,終於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土地。

然而,萬事起頭難。從咖啡門外漢到略懂咖啡,甚至成為咖啡達人,羅忠輝可說是吃盡不少苦頭、歷經許多困難。起先,他只聽聞有族人曾在歷坵村種植咖啡,但卻不知從何著手,在偶然機遇下,剛好看到由工研院、東部產業計畫服務中心共同策畫《80萬公里的熱情--釣竿科學家與花東農民的故事》中,專文介紹台東縣卑南鄉第五咖啡產銷班班長阮勇光生產「果子狸咖啡」的傳奇。

受到該則故事啟發後,羅忠輝跑去參加台東縣咖啡產業發展協會舉辦的相關課程,到處找人學習,並探詢及汲取田間管理、咖啡豆採收、日曬、脫殼、發酵、挑豆、烘焙及泡煮等技術,再將自己所學無償傳授給有興趣的族人。

與野生動物共存共榮

轉換跑道,改當咖啡農,羅忠輝堅持以自然農法栽種咖啡,絕不噴灑農藥。但他也坦言,用手除草很辛苦,使用除草劑,可以較快解決問題,這也是許多農民使用慣行農法的原因;不過,使用太多除草劑,土壤會變得乾硬,土地很快就會死掉。

「反觀我們族人願意堅持種植有機咖啡,平時運用生物科技方法,比如甲殼素、窄域油、苦練油等,來做好防治工作,咖啡園土壤都是溼軟的,」羅忠輝引以為傲地說。

而這一顆顆堅毅的心,亦幫助羅忠輝和他的班員度過重重難關。2009年,重創台灣中南部的八八風災,同樣橫掃歷坵村,好不容易重生後,緊接著又面臨今年來襲的蘇拉、天秤颱風,都讓這群咖啡農心驚膽跳。

「咖啡是淺根性植物,接連而來的蘇拉、天秤颱風把我們的咖啡樹吹得東倒西歪。咖啡樹被吹倒後,咖啡豆品質會變差,連帶影響收成和產量,」羅忠輝無奈地苦笑說。

而這些被吹倒的咖啡樹,必須全部砍掉,重新培育新的咖啡樹苗,因此,歷坵村咖啡園的咖啡樹樹齡,目前大多是介於四到九年之間。

除了天災,羅忠輝還得面臨另一重大考驗,「這裡的野生動物很多,歷坵村咖啡園簡直就像是一個野生動物園,有數不清的猴子、水鹿、山羌、穿山甲、山豬等。」

往好處想,山豬會幫忙除草,減少人工除草成本,但事實上,牠為了要吃土壤裡的蚯蚓,沒想到竟把咖啡根通通挖起來;水鹿常啃食咖啡樹旁的大樹樹皮,結果造成大片樹林枯死,無法提供咖啡樹遮蔭;穿山甲則是喜歡挖洞,族人上山除草時,常一時不察,掉進洞裡。

最令羅忠輝頭痛不已的是猴子,牠們除了喜歡摘採咖啡豆吃之外,還會把咖啡樹的側枝折斷。「側枝是咖啡開花、結果實之處,猴子折斷側枝,純粹只是為了好玩,但看到辛苦栽培長大的咖啡樹被折斷側枝時,真的是既心疼又捨不得,」羅忠輝不禁搖頭嘆氣說。

由於咖啡樹從幼苗到成熟採收,至少需要三年時間,一旦側枝斷掉,就得要再等上一段時間,才能開花、結果。擁有獵人執照的羅忠輝,曾經帶槍上山,但野生猴子一聽到有人的腳步聲接近,很快就溜光,不見蹤影。

一提起這些野生動物,羅忠輝感到莫可奈何,儘管有人勸他可以申請獵殺,但仍堅持:「我要當一個保護這塊土地和野生動物的獵人,盡量與牠們共存共榮。」

成立產銷班展領導力

為了推展歷坵咖啡,羅忠輝體會到團隊合作力量勝過單憑一己之力,而成立產銷班的好處,在於可以申請辦公室、生產設備,爭取更多資源,並達到整合咖啡農友的目的。。2010年,他開始籌備、申請成立產銷班;2011年4月11日,金峰鄉咖啡產銷班第三班正式成立,目前全班種植面積有十二公頃,約一萬株咖啡樹。

目前產銷班班員有10人,現年43歲的羅忠輝,年紀最小,卻被推舉為班長。在軍中服役長達二十年的羅忠輝,很快就展現領導統御能力,要求班員開會遲到10分鐘要罰錢、會議中不能喝酒。

「他的年紀最小,但大家都很推崇他的領導能力,每次來開會,都會開玩笑說:『班長,今天不要太兇喔!』」羅忠輝的大姐羅英惠笑說。為了支持弟弟的夢想,羅英惠不僅加入產銷班,更將她的英惠原藝工作坊當作臨時開會場所。

在過去一年來,羅忠輝特別安排專家到歷坵村開設咖啡種植、管理、烘焙、沖泡等課程。第一天上課時,每個班員竟然都穿雨靴、戴斗笠,一副準備下田的模樣,令羅忠輝又好氣又好笑,直呼:「我們班員真的很可愛!」

有趣的是,產銷班班員雖然種植咖啡,平時卻根本不喝咖啡。為了增加說服力,羅忠輝要求班員試喝咖啡,結果狀況百出,有人皺起眉頭:「咦,這是什麼鬼味道?」有人則是喝了一小口後,馬上問:「班長,檳榔咧?」

羅忠輝嘗試給了三杯不同品種的咖啡,要求他們再試喝,有人捏著鼻子,在30秒鐘內一口氣喝光,有人還一臉無辜地說:「班長,這三杯咖啡喝起來味道都一樣耶。」

經過多次努力,這群咖啡農終於學會親手泡煮咖啡、品嘗各種味道的咖啡。當看著自己親手栽種的咖啡豆,在熱騰騰的蒸氣中,化成黑色的液體,並伴隨著香氣汨汨流出時,每個人的臉上有說不出的驕傲與成就感。

以魯拉克斯為咖啡名

2011年年底,羅英惠以自家生產的咖啡豆,參加台東縣島嶼型精品咖啡評鑑,在三十家參賽者中脫穎而出,榮獲「2011台東十大經典咖啡」優質獎。班員首次參賽就獲得殊榮,對於剛起步的產銷班來說,是一大肯定。

趁著歷坵咖啡已站穩第一步,羅忠輝更希望結合當地魯凱族百步蛇、陶甕傳說和大武山意象等地方特色,設計出以「魯拉克斯咖啡」為名的產品包裝,進而打響知名度。在工研院協助下,產銷班班員實現了他們的夢想,今年春天魯拉克斯咖啡順利上市。

羅忠輝興奮地說,將來也會考慮提供小米餅、咖啡餅、洛神花餅等點心,甚至是和工研院合作,共同研發小米酒咖啡、樹豆奶精、野蜜糖,取代市售奶精及糖包。

有了腦筋動得快的班長羅忠輝,以及鼎力相助的班員和工研院作為後盾,歷坵村,這個遺世獨立卻生意盎然的小部落,未來的幸福值得期待!

下載全文PDF Icon下載全文PDF


[{"text":"企業網","weight":13.0},{"text":"材化所","weight":11.5},{"text":"機械所","weight":10.0},{"text":"綠能所","weight":9.4},{"text":"生醫所","weight":8.0},{"text":"半導體","weight":6.2},{"text":"南分院","weight":5.0},{"text":"太陽能","weight":5.0},{"text":"課程","weight":5.0},{"text":"遠紅外線","weight":5.0},{"text":"雷射","weight":4.0},{"text":"LED","weight":4.0},{"text":"LED可見光","weight":3.0},{"text":"5G","weight":3.0},{"text":"工研人","weight":3.0},{"text":"電光所","weight":3.0},{"text":"綠能與環境研究所","weight":3.0},{"text":"機械","weight":3.0},{"text":"資通所","weight":2.0},{"text":"面板","weight":2.0},{"text":"文字轉語音","weight":2.0},{"text":"實習","weight":2.0},{"text":"無人機","weight":2.0},{"text":"生醫","weight":2.0},{"text":"3D","weight":2.0},{"text":"v2x","weight":2.0},{"text":"員工","weight":2.0},{"text":"地圖","weight":2.0},{"text":"太陽光電","weight":2.0},{"text":"材料與化工研究所","weight":1.0}]